起風了。

每到這個時候,我就會模糊的回想起,我還是「某個人」時的一些點滴。

我在這裡生活了多久?

在這個到處都跟我有著相似遭遇魔物的世界裡。

為了等一個心愛的人,等到的卻是看著他跟別人共結連理。

為了相信一個人,相信到命都沒了。

「唷,美女,一個人嗎?」說這話的,是我到這個世界,第一個跟我說話的朋友,一個全身環繞著黃綠色火焰的小鬼。

「卡克恩?你不是去異世界了嗎?」

「那個蠢傢伙正在睡覺呢,說真的,現在想解決他,一發火球就可以了。小鬼甩甩頭,不懷好意的笑著。

「那你怎麼不把他解決了,回到這裡來?」我反問著,說真的,這一陣子沒有聽到這傢伙在身邊聒噪,還真的有點不習慣。

「因為我覺得很有趣,跟著他到處跑來跑去,看他一步一步以為自己越來越厲害,感覺滿好玩的。」小鬼的眼神,閃爍著一種我以前彷彿在哪看過的神情,一種,會讓人回想起過去的神情,我感到一些不舒服。

「算了,反正你還會回來,有空就來找找我吧。」我站起來,揮揮手,想去找點樂子。

不知道哪個倒楣鬼今天會被我遇到,我看了看手中的鞭子。

「我說你啊,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異世界呢?那個呆子最近似乎要開始練習招換下一種「我們」了,就是你這一族的,要去看看嗎?」小鬼跟在我背後,還在不停的聒噪著。

「不要,我沒嗜好去伺候一個比我弱的異種。」來到這裡,我學會了,只有自己強大,才不會有人來煩你。

「唉唷!不要這樣想嘛!就當作是去旅行一陣子咩,再說,你在這裡應該也膩了吧?」小鬼帶著不好意思的笑容,繼續想要說服我。

「真的有這麼好玩嗎?」坦白說,我認識這傢伙這麼久了,每次只要他很興奮的說著同一件事,我就知道,這對他來說,應該是一個很好消磨時間的遊戲。

「來吧,你不會後悔的。」小鬼笑的更邪惡了。

我覺得,我真的被騙了。

「跟我說他啥時要招喚吧,到時候我看心情再說。」這傢伙真的很懂怎麼說服我,為了一個無聊的自尊,我還是嘴硬的沒有馬上答應他。

「明天早上快中午的時候,記得,來到艾澤拉斯,我們一開始的能力會被大幅削弱,不要因為緊張就用全力扁他,這樣契約不會成立的。」小鬼煞有其事的吩咐我。

「知道了知道了,反正就是讓他贏就對了不是?疑?我又沒答應你我一定會去!」我怒眼瞪向小鬼。誰知道那傢伙已經不在原地了,上方傳來他的聲音:

「明天等你唷,美女!」

這天殺的小鬼!

我抱著頭,摸到的不是曾經出現在我頭上的秀髮,而是兩隻突兀的犄角。

我是個惡魔,是個人稱魅魔的雌性惡魔。

從我醒來的時候,我就是這個樣子了。

沒人可以回答我為何而來,我之前又是誰?

只知道,在這個虛無空間裡面,每個魔物,似乎都保留著當初生而為人時的一點特性,比如說性格,比如說,容貌。

魅魔這種魔物,就是保留了美貌,增加了魔法心控這個能力。

這些事情,是一個議會長老告訴我的;當初我一開始有意識的時候,第一個接觸到的「同類」就是他。

他告訴我很多該注意的事情,還有怎麼要在這裡活下去的辦法。

所以,我殺了他。

他臉上最後的笑容,我到現在還沒辦法忘記。

而在那之後,我也曾試圖回想起更之前的記憶。

而我唯一能回想起來的感覺,是一種無法被壓抑的恨。

一種詛咒所有事物的恨。

快中午了,我慢慢的走到通往艾澤拉斯的地點。

好奇,真的會殺死一隻貓的。

我必須坦承,我被卡克恩的話給吸引了;我需要一點不同的刺激,呆在這裡,每天唯一不變的就是廝殺,很容易讓人煩悶的。

時間差不多了,不知道那個蠢術士長的怎麼樣?看起來可不可口。

突然間,眼前出現了一個法陣,一個泛著紫色的光芒,我看不懂的符文在法陣中翻騰著。

到艾澤拉斯的時候到了。

我踏上去,深吸了一口氣,想起小鬼當初提醒過我;「能力會大幅削減」。

該死,我才不要變弱!

我馬上轉身,想離開這天殺的法陣。

一陣瘋狂的震動,為我一時的疏忽,做了最好的嘲笑。

在擔心自己可能會變弱的同時,我想到了一個解決方法!

把他打敗,我一樣可以返回虛空。

最好的方式,就是我一到地面,立刻展開攻擊。

緊了緊手上的鞭子,我告訴自己,一定要全力出手。

起風了,法陣所產生的煙霧開始消散。

前方一個黑影,我沒有猶豫,鞭子立刻打出。

自從來到這裡以後,陪伴我最久的,就是這條鞭子了,就算在休息的時候,我也得握著它才會感到安心。

面對未知的生物,我一向不留手的。

揮出,手腕下壓到一半,打橫拖曳,再繞回來往相反方向攻擊。

一揮到底,利用擊中物體的反震力,我開始下一波的攻擊。

雖然有點對不起卡克恩,不過無所謂,反正在我們的世界,是沒有「朋友」這個名詞的。

我絕對不要變弱,我只相信自己。

鞭子傳回來的感覺告訴我,對方正被我打的措手不及,而且,正逐漸喪失戰鬥力中。

突然間,鞭子揮了個空,煙霧也終於散去。

看前面佝僂的身體,倒吸了一口氣。

一個不死族!然後他正在唱咒招喚下一個魔物?

我為什麼會認識這種生物,因為每年誤闖虛空領域的笨蛋,這種族的最多。

當然,也是最難吃的一種。

除了肉一點彈性也沒有,更糟的是,他們的體液還常常會讓我們中毒致死。

是的,我們會死,就跟這世界的人一樣。

不過,死這種事,對於我們來說,是一種讓其他惡魔娛樂的八卦而已。

沒有意義,更沒有原因。

我不能讓他把咒語念完,我要盡快把他打倒,然後離開這裡。

鞭子舉起,揮下。再一次對眼前的生物展開了虐殺。

奇怪的是,我的鞭子,在他周圍大概半公尺之外,就被硬生生的停住了攻勢,不管我怎麼揮,就是沒辦法打到他的身體。

他即將念完了。

「你是不是沒有我就沒辦法完成一件事啊?」一陣熟悉的聲音,當然,也一如往常的賤嘴。

「幫你工作真是我的羞恥!這次又是什麼事情了?殺小豬?還是打蠍子?疑?美女!」

在卡克恩說話的同時,我手中的鞭子一緩,身上中了兩種讓人不舒服的法術;一種會會讓我想起些感到窒息的事情,一種則是好像是被酸性物質給碰上了,皮膚上有點微乎其微的痛楚。

就在我還在想的同時,又有一種被火焰燒到的感覺襲來。

這該死的傢伙居然還想繼續念咒!

「卡克恩,先幫我搞定啦,是你自己說,這次來的是你朋友,怎麼威力會這麼大啊?我導師都嚇到了。」

加在我身上的不舒服越來越強烈了,我想要再次舉起鞭子,卻發現鞭子彷彿被地面吸住一樣的動也不動。

就在這時候,這該死的小鬼還往我這裡蹦蹦跳跳的衝過來;還一邊念火球的咒語;「放心啦,一下就好了。」他在念咒的同時居然還笑嘻嘻的加了這句。

「毀滅一切的力量,紅色的終結者,去!」每次聽到卡克恩念到這段,我都很想笑;聽起很氣勢磅礡的咒文,召出的火球卻是小小一顆而已。

但是現在,我只覺得麻煩大了,動彈不得的我,就算一顆小火球也會讓我重傷的。

「喂!呆子,你是要發呆到什麼時候,趕快念契約啦。」這該死的傢伙居然還提醒不死族。

「喔喔喔,對,吾以靈魂之誓,刻於汝之思維,反之末路,順之昌繁,為吾之武器、吾之護盾,至於終結,還諸虛空。」不死族一邊念著,一邊把一個紫色像水晶的小東西拿了出來。

隨著他念咒的進度,小東西越來越發亮,就在我覺得大刺眼想閉上眼睛的時候。突然一陣揪心的感覺把我抓的緊緊。

契約成立了。

在虛空領域內。

「請問,你叫什麼名字?」有種荒謬的感覺,我失敗了,我輸了,而這傢伙居然這麼有禮貌的問我?

「達爾尼亞。」

「你好,達爾尼亞,我叫楓翎,是剛剛打敗你的人。」這不死族居然還抓了抓自己的後腦杓,他是想對我裝可愛嗎?

「主人就是主人,不要好像說的不關你事一樣;我輸了,願賭服輸,在你活著的時候,我隨時會接受你的召喚,當然,在你之前所設下的限制當中,我會盡可能的協助你,只不過,我相信你也知道,你只有越強大,我所能發揮的能力就越多。當然,如果你死了,我就自由了。」一口氣說完,我又握緊了手上的鞭子。

「我想,你可能搞錯了,我其實不想當什麼主人,我只是,想多認識一些其他世界的種族而已。」

「隨便你怎麼說,反正我的話說完了,有需要就叫我,主人~~~」用一個我覺得最能夠誘惑人的甜笑結束這次的對話。

「唉~小鬼,你這朋友好像心情不太好耶。」

「沒禮貌!叫我卡克恩大人!好啦好啦,你先滾回去你的世界,這裡交給我處理,不過晚上我要一個燒烤獅排。就這樣,滾吧。」

「你!…算你狠,居然還利用這種事情要求吃東西,從來沒聽說小鬼這麼愛吃這裡的食物,你到底還算不算魔物啊,為啥老師會讓我呼喚到一個這麼貪吃的小鬼呢?」這傢伙一邊低聲咒罵,一面轉身離開了。

不過說也奇怪,我記得就算低階術士來到這領域,也應該可以有很清楚的輪廓,為啥這菜鳥的形體這麼模糊?看來他真的很遜,而可悲的是,我居然還輸在他跟兩個魔物手下。

「你…還好吧?」說話的是虛空行者,剛剛開場就被我打散的可憐蟲。

「你放心,我還沒虛弱到需要一個被我打散的傢伙來同情我。」我正愁怒氣沒地方發洩,剛好送上一個倒楣鬼。

反正,這就是我目前的生活,仇恨,發洩。然後等待,下次的仇恨。

「那…那就好。」這藍色果凍說完話,也消失了。

「美女,心情很不好唷!喔呵呵~」不識相的卡克恩居然有膽這個時候來找我開心,二話不說,我拿起手上的鞭子就朝他揮去。

「唉唷,別這麼心急咩,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所以我才來找你說話的啊。」眼看就要打到這小鬼的頭了,他居然還滿不在乎的說著。

鞭子穿體而過。

「你連在這裡都用這招啊?會不會太沒種了點?」我嘆了口氣,用一種不可置信的語氣對著小鬼說。

「還好啦,所謂以防萬一,小心為上啊!」卡克恩一臉得意的表情,為自己的機智而沾沾自喜。

看到他這樣的表情,我的怒氣也在不知不覺給消耗掉了。

「算了,不跟你瞎鬧了,如果你是要來安慰我的,免了,我沒有這麼脆弱。」我沒好氣的說著,很荒繆,原本是看著別的傢伙當著奴隸,這下好了,我也一樣了。

「別想這麼多,我們是『魔物』耶!幹麻還要為了這種事情生氣啊?而且你看,你不是可以在這裡體驗你以前沒經歷過的事情?」

一聽到這裡,我火氣又上來了:「所以你認為我應該乖乖的聽命於這個軟弱到連進來虛無空間都沒有明確形體的傢伙?原來你所得意的就只是在他的背後嘲弄他,然後當他呼喚你的時候,你除了說幾句狂妄的話,然後乖乖的去為他賣命?我跟你可不一樣,為什麼現在我居然要跟你這傢伙一樣!」

我以為小鬼這樣被我狠罵一頓,會摸摸鼻子就離開,然後去找那可憐的傢伙算帳。

卡克恩居然看著我笑了。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傢伙居然笑的在地上打滾搥地板。

「有什麼好笑的!你是真的要讓我氣死是吧?」我咬著牙,又握緊了手上的鞭子。

「不不不,你不要激動,讓我再說清楚一點好了。」

「其實這小子,真的很有趣唷!」卡克恩很認真的對著我說。

「所以呢?他有趣在哪?」這小鬼說了這句話以後,就只是靜靜的看著我。久到讓我懷疑他是不是被我媚惑住了。

「嗯~有些事情我現在不能說的太清楚,我可是魔物-卡克恩大人呢!保留事情的最後樂趣,可是我的堅持呢!放心啦,你以後一定會覺得很有趣,說不定還會感謝我呢!」他又露出了招牌的狡猾笑容;按照慣例,我再怎麼追問也沒有用。

「那你到底是來做啥的啊?」面對這種莫名奇妙的傢伙,我發現跟他生氣一點用都沒有。

「當然就是來告訴你,不用生氣,你不是輸給一個軟弱的傢伙啦!」小鬼揮了揮手,慢慢的離開了這裡。

剩下我一個人。

在這個虛無空間,基本上可以依照我的意思來創造,只是我沒有心思想要佈置;自從我有意識以來,無時無刻都為了生存而揮動鞭子。

我仰躺著,想著之後要怎麼走;輸給這種剛開始學習的小毛頭術士,我實在是嚥不下這口氣。但是卡克恩所說的「我不會後悔」又讓我有點心動。

正當我想的出神的時候。「那個…我想你可能肚子餓了,我帶來了一點自己做的食物,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又是這個光影男。

「我很累,如果不是要我出去殺人,可以讓我休息一下嗎?拜託~」我用著膩死的嗓音,加上點與生俱來的技能,看看能不能搞定這愣頭愣腦的傢伙,喔,不對,是主人。

「不…不好意思!我吵到你了,東西我放這,我馬上就走…馬上就離開!」看他一個勁兒的點頭道歉,脹紅著臉,眼睛也不敢看我。就好像在說:「別過來,我沒接觸過異性!」一樣的令人發噱。

我冷冷的看著;看來以後誰是奴隸很難說了。

這傻小子,應該說,楓什麼來著的,離開了這個空間之後。我的肚子突然一陣收縮,告訴我他很久沒有碰過食物了。

對於我們來說,只要是能讓我們「消化」的物品,都可以從中獲得能量。

而我,因為之前太過於憤怒,連呼吸都忘了。

當我正打算好好讓自己充滿能量。我感覺到了一股以前所沒有體驗過的「氣味」。

來自於我前方的「人類食物」。

更該死的是,聞著這個氣味,我的肚子居然像是被催眠一樣的告訴著我他非常的飢餓。

看著眼前的這不明的物體,我實在不太清楚為何我的肚子會強烈的希望能夠吃下它?被火燒過的肉,連皮毛都被除去。加上上頭又多了一些紅色跟綠色的東西。人類這種生物,為什麼會喜歡吃這類東西呢?

嘀咕歸嘀咕,我的肚子好像等不下去的催促我快吃下去。

我拿了起來,閉著眼睛咬了下去。

說實話,我彷彿聽到了肚子滿足的呻吟;比起直接從屍體撕下來吃的感覺,這種肉容易咀嚼多了。而那些紅紅綠綠的東西,則是在嘴巴內讓人感受到刺激跟……

溫暖?

這詞句我好久沒有使用了,久到連上一次是什麼時候我都不記得。

可是這東西在我嘴裡,卻讓我不自主的想到溫暖。

這很詭異,太不正常了。

當我還想再吃的時候,食物沒了。

我看著原先裝著肉塊的盤子,突然覺得怒氣上湧,拿了盤子就往上用力丟出去!

盤子越飛越高,越飛越高。

然後就是破裂的聲音。

我又往後躺下,準備利用這裏的能量讓自己恢復一點。卡克恩又來了。

「美女啊~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不過這東西真的很好吃耶,你要不要吃一點試試看啊?」這小鬼手上居然又端著一盤肉!

二話不說,我劈手就把食物拿來,在卡克恩瞠目結舌的注視下,我又把東西給吃光了。

坦白說,意猶未盡。

「那個…美女啊,你剛剛丟盤子是?」好一會之後,卡克恩才懂問我。

「喔,我剛只是吃完了有點生氣量太少,所以就把盤子給砸了。怎樣,該不會這樣也算違反規定吧?」雖然還想再吃,不過這兩份食物讓我的精神恢復了不少,而且,好像也不再這麼生氣了。

「這樣啊,看來妳似乎回復了呢?又是我所認識的美女了。」小鬼又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你真是夠了,這有什麼好笑的?反正是我打輸,要怎麼處置我,都是那傢伙的權力。我能做的,也只是用些「本錢」來自衛罷了。」我甩甩頭,想要躺回去休息了。

「呵呵,反正走下去,你真的不會後悔的啦。」小鬼又補上了這句話。

「到時候再說了,我想休息了,還是,你要來跟我一起呢?」我甜笑著,轉身趴著媚眼望向卡克恩。

「少來了,我可無福消受這榮幸啊。我還是回去找那傢伙聊天就好。」小鬼裝出打冷顫的樣子,忙不迭的說。

我閉上眼,還在回味剛才的食物。

或許,有這樣手藝的人也不算太差,反正就算他死了,我在他所設下的限制內,只是恢復了自由,沒有其他的損失。我所要付出的,只是在他「還活著」的時間內,必須跟著他而已。

就靜觀其變吧,何況我也沒有選擇的權利。

這是我跟那個怪異的術士第一次見面,

我是達爾尼亞,一個魅魔。

我沒想到之後居然會如此熱鬧,這麼的多彩多姿。

在這裡,我用一個古老的笑話來做個結尾:「一個牛頭人聖騎士,是不是等於一頭神聖的牛?」

不懂,沒關係,在這個時候的我,也不懂這個意思。

而這術士真的很有趣。

一直到後來,我才明白卡克恩所說的「有趣」是什麼意思。

而這些,就交給那個蠢傢伙來說了。

創作者介紹

擺渡‧艾澤拉斯

aahui19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