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星期之前,我參加了阿宅反抗軍這個活動,從高雄坐著客運滾上來台北,偏偏又遇到罕見的大雨(幹!這雨真的不是我帶來的),反正抱怨都在上一篇說過了,這邊就不說了。

今天要說的是經過了一個星期之後,有些想法想寫在這裡:

首先,我的部落格人氣居然突破百人,原本還以為要等我開始寫關於精神疾患之類的文章才有可能有這樣的人氣,想不到提前發生了。真的是相當感謝這個活動啊!

那個夜晚,沒雨,好像也沒有什麼風,身在搖滾區的我其實很害羞;媽的為什麼只要台上有人喊阿宅,我身邊就是一波又一波的加油聲浪啊,我到底是來參加反抗軍還是造勢晚會呢?

之前說過,我對星際大戰其實沒這麼熱衷,所以其實光劍的單人演武不太能讓我感到沸騰。

但是我看了朱阿宅的「讓我們奪回宅的詮釋權吧」裡面的哥吉拉那段,我願意為我的無知道歉;雖然我沒辦法沸騰,但該給的尊敬我並不會缺席。

專注在自己喜歡的事物上,在自己該去負責的地方做到最好,我覺得很棒,令人尊敬。

那麼,我是阿宅反抗軍嗎?

這問題,我想,大概跟你去問阿綱他爸是不是家族成員有差不多的意思。

我會選擇「門外顧問」。

靠北,這是我這幾年覺得最帥的單位了;怎麼可以有人想出這麼低級又可以全拿的單位啊!

我並不習慣團體行動,但是又沒辦法把自己給脫離團體而生活,在這樣的狀態下,我常常覺得自己可以去跟羞昂結拜一下(很不要臉的自以為),但是我又不會寫人家的下體,所以只好作罷。

來說說在朱阿宅那邊看到的個案吧;由於是案主的朋友來求助的,所以很多資料並不完全,所以我也只能稍微提供一下朋友能做的事情。

我看過許多因為家庭因素造成的悲劇,當然,旁觀者總是可以說很多好像很有學問或是很悲天憫人的話來自爽或是幫其他人爽。但是有沒有幫到個案,這真的可以再去深入討論的。

幫助人,不會有一個固定的模式來教導你該怎麼做,我在留言裡面所說的,只是一個最保險,最沒有副作用,但是也是最需要花光你耐心的方法!

會選擇走助人專業,應該說,我覺得這行業似乎滿有趣的;我並不是指看著別人的痛苦而有趣。而是,你他媽的在一片孤立無援的情況下,還要能達成目標那種挑戰。

在助人的世界裡面,是幾乎沒有朋友的。

個案不會是你的朋友,通常你遇到的,大概已經被這社會好好的「摧殘」過了才會到你這裡,怎麼樣讓個案把自己找回來,就是你的工作。

個案的家庭成員也不會是你的朋友,因為他們不是跟個案一起被摧殘,就是加入摧殘個案的那一邊。

社會大眾更不會是你的朋友,他們只會看到個案經過你的照顧以後會變的如何,然後幫你打分數。

政府機關就更妙了,我始終不懂,為啥在幫助精障朋友跟看感冒一樣,也是算人頭來論績效的。

你的督導不會是你的朋友,他必須夠客觀來點出你的盲點,如果你硬要跟督導做朋友,不只他會很困擾,你也會很困擾的。

跟自己差不多身份的人,在做個案討論的時候,也得專注在個案上,還要仔細去觀察彼此有沒有違反助人原則來互相提醒。

幹!為啥寫出來感覺很悲哀,有種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的感覺。

所以在這之外,我們需要正常而穩固的社交生活。

先不說這些了,以後要說的東西現在就說完就很瞎了。

上面那一段只是表現本人生性孤僻又不是型男所以容易被遺忘而已。我絕對不是因為沒出現在朱阿宅的文章裡面而在靠腰。

回到反抗軍之夜。

這活動的心得真的是看與會者自己的感受而已,有人覺得好熱鬧,有人認為好熱血,有人哭的亂七八糟,有人無感,這些都有可能會發生,所以無關乎誰的感覺才是正確。

而社會就是要這樣才有趣。

 

 

創作者介紹

擺渡‧艾澤拉斯

aahui19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