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這篇要是被兄弟看到會怎麼想?

  昨天是個很一般的星期天,老爸昨天終於發現就算四點出門去散步還是很熱很靠北,所以宣布如果太陽還是大,我們就可以不用出門去美術館了。

  這消息一出,我就開心的睡到了下午三點多,聽到外面有下雨,原本以為會很囧的要出門散步,沒想到沒事,讓我開心的又睡了一個多小時。

  最近很怪,睡再多也不飽的感覺。不知道要不要緊,再吃藥下去,我真的要變成藥人了。

  好了,以上是無聊拿來紀錄的流水帳。而這篇文章的攻擊發起線是在兄弟打來找我剌賽的時候,請原諒我,我清楚的內容已經忘了,只是兄弟有句話,問我,如果當初讓你認真讀書,你會考不上台大嗎?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去知道。

  我很清楚我不是一個喜歡讀書的小鬼,即使有些小聰明,也不是用在課業上。

  我想,如果我小時候看到現在的我,應該會很無言吧。

  我唯一可以跟小時候的我說的一件事,就是在很多年後,我終於很認真的告訴了那個女孩,我喜歡她。

  而我,直到她嫁人,似乎都沒聽到回音。

  又扯遠了。

  我其實,沒有後悔現在的自己長成這樣。就好比,在漸漸對魔獸的內容感到熱情不在的時候,我還是會對那些批評玩線上遊戲的人是玩物喪志比中指。

  沒揮霍過,你憑什麼下結論?就算揮霍過,你又憑什麼幫別人下結論?

  到現在,我還是沒有忘記我想要的理想世界。

  那個我原本以為可以用網路世界去構成的美好。

  但是我忽略了,就算我是用網路為平台,跟我溝通的,還是人。

  我還是會遇到白目,還是會遇到酒肉朋友(以網路的成就來看,這類型的滋生的更快),還是會,傷心跟遺憾。

  我是個心理系的大學畢業生。

  我選擇了助人工作為我謀生的工具。

  其實我能做的,還有很多種可能。

  但這些,都需要我去動作,而不只是空想。

  當我們說著比我們年輕的這一代是如何的幸運,七分就能上大學,或是有多麼的凶殘,拿木樁把人活活打死。

  我們做了什麼?

  嘴砲這玩意,通常都是讓自己說出去的那時刻很爽,跟某些生物行為是很類似的。

  但是卻沒有太多的後續幫助。

  我,想要改變這一切。

創作者介紹

擺渡‧艾澤拉斯

aahui19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